写在一九年新春后

/ 自省, lisp

修订整理于:2020–04–19

农历新春的过完,在所有人的眼中,我想都应该是过去一年的真正终结了。现在都市中的人们,总觉得旅游是一件多么放松的事情,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没有太多的这种都市人需要旅游的情节。生活在大上海后,我也经历过一些游耍,但我最最真实的感受是,每次老家和上海的这种折返,才是真真正正可以触动我的事情。常常想来,短暂的活在老家爸妈照看中的日子里,才算是我最最惬意的旅行,我常常会在老家冬日漆黑的夜晚,或者夏秋平静的夜里,放掉所有工作亦或生活中的一切,我所在上海的生活工作人际中所有的焦虑也好,人生中无处选择无处安放自己的不安也罢,静静的想着这所有的一切,像是自己同时在做着两场不同的梦,梦互相交织缠绕着,自己在天平中不断的倾斜着。

此致2017

/ 自省, lisp

整理于:2020–04–19

眼见2017就要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每当要这么的辞旧迎新的时候,我总要想起那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诗词,然后忍不住的去感叹一番岁月远逝,伊人不在。信誓旦旦的人们都在2017年年初的时候发过什么样子的誓言啊,我想这样的誓言如同往年今日,不过是在今年今日继续雷同罢了。而2017年对我来说,无疑是非常悲苦的一年。我所经历的事情,过往记忆昔日中人们,不管言语交谈中是有多少的是非争论,情感控诉中使包含了多少的爱恨情仇,都是历历在目,清晰的如对镜自视。我想,我是没有办法轻易的淡忘掉这一切的。

*幻

/ 灵感,

我这个人吧,脑洞其实挺大的,常常在胡思乱想着非常多的事情。在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可以敲代码之前,曾经一度在构思着一部科幻小说,可惜在会了编程之后就不再有时间和精力做这件事情了,也常常就得这些空想不如一些更加实际的事情有现实意义,于是小说的事情也就此搁浅了。不过我想,多年以后的不知什么时候,说不定我会重新拾起自己写作的兴趣。

*思

/ 思辨,

从小学忘记了是三还是四年级学校开始教作文课不久,我就发现了自己擅长写作并且乐于写作,也是因此,自己对热衷文学,而且长大以后,发现自己对中国古典或者是成语也好,典故也罢,结合自己的生活感悟,越来越能感受到其深刻的含义,故此,打算开了此篇文章原叫《说文解字》,后改为《我思》,意思是想要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或者感悟来阐明自己对一些词语的见解。
但是,我们应该永远铭记的是,对于真实的生活,对人人与人的关系而言,永远是复杂的,永远没有办法通过文字去表现。这种真实性在于,我们通过文字获取到的所有事情,永远在真实事件的验证中失去效力,除非我们的真真实实的经历验证出了某些文字内容,才会让文字得以在我们真实的生活中发挥出部分效力。
后记:后来在2019年底转移博客的时候,发现之前阐述问题的一些词语和内容表达方式有欠收拾,但是明显仍具意义,所以就留存,待有机会的时候可能会进一步整理修饰语言表述。


我一直都未曾爱过的世界

/ 诗歌, 讽现

修订于:2020–04–19

7月1日凌晨5点,我回到家,坐在这里,这不是很好的感受:从一群嬉笑打闹的社交黑夜中逃离出来,见到窗外微熙的光亮,以及熙熙攘攘的吱吱呀呀,虫鸣没有,应是鸟叫。

如若的生活

/ 诗歌, 讽现

整理于:2017–06–04

穿着双红色高跟鞋,细柳一样垂至腰部的长发,冉冉的,像是有魔力的巫师,飘飘然的,远去着。我定睛看时,她像是已经远去,像是在走近来。我低头沉思,以为空荡荡的世界,暗淡的没有任何色彩,只有我眼中的红。但是远去又消淡的红,让我不再想要对视。

我唾弃虚妄之人类

/ 诗歌, 讽现

我讽刺这虚妄的人类,我唾弃这虚妄的世界,我讽刺这虚妄的计算机时代,我唾弃这虚妄的社交网络。因为这是一个迷失了自我的世界,因为在这个迷失了自我的世界里面,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行走着的一个个人皮,所背负着的一个个或者上班的名义,或者金钱的抱负,甚至可以大过亲情的关怀,超越过友谊的高山,击破爱情的堡垒。

等待老去

/ 诗歌

等待的恋人慢慢的青丝白发,等待着快快长大的孩童渐渐的感叹岁月匆匆。人生最漫长的是等待,不幸的是,人生确实匆匆如白驹过隙。是否人生都浪费在等待上面,还是一直用等待找借口,虚度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