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新文化运动

/ 社会, 编程

维基百科【新文化运动】 词条开篇有:「新文化运动,是1915年进行的一场宣扬民主与科学的文化运动,包括白话运动(即文学革命)、反孔非儒思潮、整理国故、引进各种西方思想,比如德先生(民主)、赛先生(科学)、马克思主义、实用主义,等等。」。

现代汉语中「他/她/它」这几个字的最初倡导使用,就是在那一时期仿照英文的「he/she/it」而提出并延续至今的。

这种运动,历经中华人民共和囯成立初期的简体字推行等一系列事件,发展至了最高潮,深刻的改变了旧中国。

然而,从八十年代开始,中囯放弃了很多至关重要的领域,比如信息技术研发、高精器械制造、文化知识塑造等。这种放弃的弊端,在二十一世纪初美囯对中囯发起的贸易战中显露了出来。中囯为了应对挑战,虽然提出了一系列的反制措施,然而因为其上层建筑早已固化且有重回旧时代的端倪,终难有建囯初期时的那种辉煌成就。

我预见,至多到本世纪末,少则在本世纪中期,世界将重新回到混战格局。这种预见之所以可能应验的一个本质原因是马克思哲学思想里面的一些精神,以及我从2021年夏离开上海回到老家河南郑州两年多的见闻,以及期间在浙江杭州的一些经历,甚至于在2024年初到北京的一些经历所致。这些见闻使我深刻地理解了马克思哲学体系里面至关重要的一些词汇:「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囯家机器」「资产阶级法权」等。

然而,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未到来之前,我们总是不能逆势而为的。

身处变革之前,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为下一个大变局到来之时、活跃在世界舞台中央、推动变革和世界前进的新生代力量注入灵魂和血液,以使他们不会重蹈几十年前的覆辙,更不要重蹈几千年以来的分分合合的历史覆辙。以便最终地、在全世界范围地、建立起真正的人民共和囯。

而就当下而言,在我写我的《名编程语言》的时候,其本质上就是在建立一种新的文化,而缺失新文化作为基底而塑造出来的全新上层建筑,名语言是不可能成功的。中文从各个角度讲,都需要进一步地进化,一如曾经的「五四运动」,更是要超越曾经的五四,这主要是因为:

  • 第一,西方文化所塑造的西方语言有诸多的优势是中文所不具备的,所以中文必须继续地吸纳这些文化才能发展壮大自身。
  • 第二,儒家文化统治中国几千年,其阶级思想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在过往千年的王朝统治中,儒家文化的君臣父子、伦理纲常等阶级思想作为教育常态,被统治者不断地用来巩固其上层建筑,同时又使用暴力机器镇压真实反抗,最终达到了遏制新生资产阶级崛起的目的,也最终导致了千年来的中囯王朝的兴衰更替。一代代的兴衰更替,反复的修缮上层建筑,之坚固,发展到后期,甚至很难从内部开始消亡。所以导致了后期的更替,都是从外患开始。而步入二十一世纪,有意或者无意地,儒学思想死灰复燃,重新影响和解构着民囯以来几代人的努力,遏制着新生力量的发展,遏制着一切生产力的变革。名语言就是这种最新生产力的代表,只是在旧的文化下,处处受抑制而已。只有在最新的文化下,才能发自内心的被簇拥着、自内而外地茁壮成长起来。
  • 第三,因为信息技术的兴起,中文的书写媒介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理应导致文字的变化,使文字可以更加便利高效地表达信息。这一如甲骨文、金文、隶书、楷书的不同形态,本质上是因为书写媒介从刀刻甲骨到金鼎到毛笔和纸一样。新的中文变革的必然性,存在于用键盘输入和屏幕显示这种新媒介得以广泛应用的现实基础上。

对于第三点,我想我可能在名语言发展的后期有所行动。然而就眼下,吸纳西方语言的优势是最目所能及的。

为了适应于编程语言,中文的词汇需要一系列的改革(对特有概念塑造特有汉字和词汇);
继承自新中国的简体字推广运动,针对编程世界,中文词汇和文字同样需要进一步的革新(对编程中的简单概念进一步的简化、复杂概念进一步的重化);
承载于五四运动中的文学改革,中文需要进一步的更新,以继续的吸收西方文化里面的精华内容(对西方文化中已有的概念进行中文概念塑造和进行实际应用推广):

country和state

比如,英文中「country」和「state」两词,在现代汉语中皆被翻译为「国」是不合适的。这突出显示了中文长期处于封建王朝统治之中而使用,在缺少资产阶级要求法权的状态之下,因而文化中缺少这种表达。

即使不是如此,单纯的仅仅从文献翻译上,这样也不合适。「country」一词重在文化上,也就是通俗意义上中文「国家」这一概念,所以可以用「国」这个字翻译;而「state」一词,应该使用「囯」一字翻译,以突入这是「法律上」的概念(而法律作为统治者通过国家机器实行统治的现实手段,就是统治阶级实行王化统治的表现,不管这种王权是掌握在贵族阶级、还是资产阶级、又或是无产阶级手里)。

因而地,是「中华人民共和囯」和「几千年来中国文化源远流长」。而「United States」应翻译为「美囯」,「United Kingdom」也翻译为「英囯」。又或者,应再启用繁体字「國」以对应「state」,即有翻译:「中國」、「英國」、「美國」。

的和地

还有就是要重视「的」作为形容词、「地」作为副词在行文中的使用。也或许应仿照「的」字新造一副词的「的」。因为这可以极大地提高阅读效率,区分开来名词和动词,特别地因为中文普遍地把名词用作动词的语言特性(驴不胜怒,(重重地)蹄之)。

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

再比如,《资本论》里面,第一章第一小节马克思从资本主义社会财富的一般表现形式「商品」开始了他的分析,进而引出「worth」和「value」的概念。现代中文对这两个概念翻译为「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这个翻译在我看来实在低劣,属于生搬硬套词汇的。「价值」一词本身就是扭曲的组合,「价」和「值」两个字各有各自的含义。

实际上,「使用价值」只单单的翻译为「值」即可,而「交换价值」则翻译为「价」即可。不必为了迎合现代汉语的特征而故意造冗长的词汇,反而会因为多余的词汇带来的多余的意思而阻碍理解。

让我们来看,「价」这个字由「亻」和「介」组成,表示跟「人」相关的「交换介质」,自然就是「交换价值」的意思;而「值」字由「亻」和「直」组成,表示跟「人」有关系的「物体的直接所值」,当然就是「使用价值」一词的含义了。

而在现实中文的使用中也是这样的。比如我们说一个东西「值」不「值」的时候,通常的含义都是它所包含的「一般劳动」和它的价钱不相等;当我们说现在的房子有「价」无市的时候,侧重的就是在说房子「交易价钱」是高还是低了。